Your Shopping Cart is empty.
{{ (item.variation.media ? item.variation.media.alt_translations : 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) | translateModel }} {{ (item.variation.media
                    ? item.variation.media.alt_translations
                    : 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) | translateModel
                }}
{{ 'product.bundled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bundle_group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buyandget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gift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addon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item.product.title_translations|translateModel}}
{{ field.name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 }}
  • {{ childProduct.title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 }}

    {{ getChildVariationShorthand(childProduct.child_variation) }}

  • {{ getSelectedItemDetail(selectedChildProduct, item).childProductName }} x {{ selectedChildProduct.quantity || 1 }}

    {{ getSelectedItemDetail(selectedChildProduct, item).childVariationName }}

{{item.variation.name}}
{{item.quantity}}x NT$0 {{ item.unit_point }} Point
{{addon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}}
{{ 'product.addon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addonItem.product.title_translations|translateModel}}
{{addonItem.quantity}}x {{ mainConfig.merchantData.base_currency.alternate_symbol + "0" }}

吃花

2022-09-07
       調完香水,唇上發麻,一抿嘴就吃了滿口花。玫瑰原精濃辣,一滴是200朵鮮花。吃原精比espresso更猛,比雞精更補,植物能量如水龍頭狂注。大馬士革玫瑰,比起蜂蜜甜的五月玫瑰,辛辣許多,是98%婊子能量加上2%溫柔。          討好型人格必吃玫瑰,吃完變身香婊子。打打男人屁股,說好騷,快稱讚我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。玫瑰花瓣咬舌適合夜晚,白天我喜歡穿上玫瑰香水。當花化成水霧,玫瑰散落成分子,我會忘記自己總是在關係裡討好,一離開又焦慮。玫瑰讓我自在當個香婊子,做自己的豐盛女神。          吃花嫵媚。海棠爽脆帶酸,莓果系少女最愛;金蓮花有著芥末味,味覺重新起跳;魚腥草心型葉子,味道是人魚海鹹;琉璃苣藍花最俏,帶著生蠔和小黃瓜味;桂花太碎不適合擺盤,乾燥後帶點煙燻,以糖釀花才是優雅;泡韭菜花的氣味很炸,嘴裡放鞭炮用它。          萬壽菊像個調皮孩子,百香果味,如我的童年。國小時,我媽幫我請了數學家教老師,還記得他叫做方正。可能是補習班的藝名吧,名字好玩,老師也不派,小學生都喜歡捉弄。當時他一對二上課,我的同學是叫做臭瓜。他的髮型臉型像是小呆瓜,大家都叫他臭瓜。他媽媽跟我媽媽是好朋友,所以我跟臭瓜都一起上家教課,我們沒什麼話聊,唯一共同興趣就是捉弄老師。當方正去上廁所,我們就在他的水裡丟橡皮擦屑,木桌子的邊角屑,或是用原子筆攪水三圈,最過分的一次是丟鼻屎。我們是喜歡方正的,就因為喜歡,才那麼好玩。他看也不看杯底,喝下去時,我們憋笑,他前幾次都沒發現。鼻屎那次,臭瓜忍不住笑出來,我們才說出實情。方正只是漲紅了臉,沒有跟我們的媽媽說。我們數學都考很好,跟媽媽說是方正老師教得好,作為惡作劇的補償。好幾年過去,當我帶著朋友到花園剪芳香萬壽菊、薄荷和迷迭香,泡進一壺水裡,漂浮出方正老師的臉。他問我怎麼不再搗蛋了?我說長大了,自己跟自己玩。           吃花是自己跟自己玩的消遣。猜看看嘴裡花朵的生命史,每次嗅聞,每口滋味,都透露生命的軌跡。雨季的薰衣草氣味活潑,乾旱時帶著樟腦。從植物看回自己,總是會想,怎麼走著走著,變成調香師了呢?只記得調第一瓶香水,是憑著喜歡。喜歡綠茶的葉子氣息配上微弱金屬感,喜歡五月的空氣裡有著梔子花的體香,喜歡洗完澡的皂感像是麝香。而以調香維生,是因為勇敢,願意走下台階試試看。調香工作多可以獨立完成,還伴隨著一種最大快樂:只要蒐集到心中理想的香水材料,從此不用等花開,要花開,花就在燒杯裡開。           調香師大部分都神秘,所以只要我開放工作室讓朋友或香民來參觀,名額總是秒殺。當被不熟的人包圍,我喜歡討好陌生人的性格就會浮出,變身捧花丫鬟。水邊採野薑花放竹籃,拍掉螞蟻,泡花水,手沖咖啡,切蛋糕,我忙裡忙外。客人的水一見底,我又小跑步去斟茶補水。在關係裡常常主客顛倒,是太好客還是太過討好人?感到委屈的時候,玫瑰是神幫手。我喜歡去花園採摘玫瑰花,重瓣的粉色花朵像是自得其樂的女人。剪的時候留一點花梗,讓花香伴隨草莖,和苔蘚一起泡酒精,作為香水的湯底。對調香師來說,湯底是DNA,是氣味識別。有點像是滷肉飯,每一家都有自己的老滷汁。香民們辨別我香水的方式,是苔蘚。濕潤、果香,像是躺在橡樹下的森林地毯。苔蘚水潤,讓所有氣味都敷上面膜,每朵花都是新娘出場。           調香室的層架上,放著一瓶瓶棕色罐子,白天鼻子靈敏,也不太需要看品名標籤,用鼻子帶領香材的位置。我喜歡把天然原精加入香水,原精是溶劑萃取植物的凝香體後,再用酒精揮發蠟質,成了一小瓶濃縮的液體。玫瑰原精貴,數量級是千,一噸玫瑰才能萃取出一公斤原精。花瓣含油率越低,代表需要越多的花。玫瑰的珍貴來自不輕易吐露,不像柳丁隨意就擠出汁,才得用油用熱勾引。來,慢慢傾吐,來,吐出生命最後一口香氣。           選好兩瓶原精,大馬士革玫瑰和五月玫瑰,嗆辣婊子和如蜜溫柔的雙股螺旋。5滴大馬士革玫瑰,配上1滴五月玫瑰,重複三次。練習說出感受,練習想要就行動,練習溫柔溝通。重複至嘴唇熱辣辣,就知道濃度已超標。玫瑰是愛,愛不會飽和,加越多越好。夜裏,用玫瑰按摩舌頭。拉長舌頭,伸向花朵,直到粉、緋至酒紅的色階完成。吃花也吃我,我才是最精靈俏皮的花朵。           花不吃,不會知道海棠的脆,金蓮的嗆,桂花的煙燻。我愛吃玫瑰,穿上玫瑰香水,感受它的心魂。不低頻自責,寧可高頻怪別人,內傷比外傷力道更大,重瓣才能保護最內核。           我的內核住著調皮又敏感的孩子,喜歡破壞,喜歡創造。每當燒杯繃出東方宇宙,伴隨著的卻是孤獨和自傷。我會想起調香教給我的道理,好的不好的,都是力量。覺得臭的香材,如蛇麻草帶著蝦殼腥騷,只要加上五月玫瑰,溫柔轉化,就像壞人遇見他的觀世音,蛇麻草開始發出氣泡感的音色,那是最野生的性感。又如維吉尼亞菸草,乾草香不一定討喜,但新鮮的菸草微酸,高級菸草尾韻還帶點甜和厚度。我喜歡將菸草拼配也有著蜂蜜甜的五月玫瑰,燒杯裡飄出一座香火鼎盛的月老廟,紅配金,烏木下,有煙裊裊。我駕駛著東方的身體,前往感官的廟宇。           燒杯裡是琥珀色的香水,光在玻璃表面滑行。我看著自己的倒影,泛出吃花後的緋紅高潮。興奮攪拌,水珠飛起,在陽光閃過之處,出現似彩虹也似花朵的蜃樓。   原文刊於上下游副刊二ㄧ六期《吃花的日子》

紫斑蝶

2022-07-26
  把雞蛋盒戳洞,填入泥土,剪下澤蘭的莖部放入,用手指捏緊,等待長根後移到植栽槽。聽說像澤蘭這樣的蜜源植物,對紫斑蝶來說,是如同毒品般的存在。想到它紫色翅膀上的白斑,像是羞怯的腮,我就心臟直跳。   家樹是小花紫薇,水池旁有三株台灣原生種的華薊,但是最近被蔓荊擋住了陽光,華薊小朋友總是長不高。生根的澤蘭也移到了家樹下,跟天仙果當鄰居。天仙果最近我才發現還有分公母,母的比較短圓,公的果實下有一小突起,很多人叫它羊奶頭。最不用介紹的是山蘇,草綠色的葉片向上斜舉,到處都看得到它的蹤跡。鼎泰豐的餐單也有炒山蘇,爽脆又帶著特別的黏液,加點小魚乾就是完美野菜。綠叢中一點紅的是桃金孃,聽名字就喜氣喜氣的,本人也是這樣。緋紅色的小花有點像桃花,有數十個如睫毛的雄蕊,托著雌蕊的柱頭,像是士兵保護著女皇。   喜歡植物的人,聽說都偏內向,但只要介紹起這些花花草草,我就變成活潑外向的人。   花園裡只有香草區鎖起來,推開木門,一旁是爬滿薜荔野牡丹的矮牆,像是中世紀的潦草初稿。再走幾步就是中心的螺旋形花園,帶刺的薔薇是哀豔,地上的草莓是殘紅,小鳥不吃的未熟無花果是敗果。每個植物都有個詞彙。五月的空氣有著梔子花的奶香,手輕輕一捏,柔軟的白花就癱碎,成一地灑出來的牛奶。秋海棠輕透的粉嫩花瓣,小得剛剛好,再大一點就顯俗。植物其瓣、蕊、萼、梗、葉、莖,都嚴酷地和諧。   我們身上總有一些東西生活在時間之外,觀看植物時,我是小女孩,也是老太太,是女也是男,沒有年齡也沒有性別。   第一次在花園看見紫斑蝶,是在夜晚。那天我正準備泡澡,打算去花園採摘迷迭香和芳香萬壽菊泡水喝。夜晚的花園很靜,植物讓夜的黑流動,讓邊緣顫抖。我站在澤蘭面前,看著它對生的葉,覺得一個葉片長得有點奇怪,才發現是睡覺的蝴蝶。我靜靜地看,風吹樹葉的起伏,薄翅上有著鱗粉顫動,白斑若隱若現。   幾秒鐘後,我升起孩子氣的衝動,雙手靠近它,想把它抓住。沒有要做標本,就只是貪玩。躡手躡腳地靠近,呼地一聲雙手靠緊。但當我攤開手掌,期待看見紫斑蝶,我能攤開來的只有逐漸密麻的掌紋。還有似乎存在過的鱗粉。   真的存在過嗎?   想念撈起,我做成一瓶瓶蝶仙香水,它把我的感覺給固定下來,開頭幽谷的海藻、薰衣草,一收一放帶著綠茶清香,ㄧ攏一張是黑顆粒的苦橙。 抵達遠方,空氣裡走出桂花的芬芳。